回到首页- 设为主页- 收藏本站- 分享论坛
用户名:
密 码:
忘记密码 ?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报告 >网民行为详细内容

互联网成人类记忆硬盘?

发布日期:2012-01-30 09:31:46 作者: 第一财经日报

谭薇/编译

  [ 现代人的网络依赖症有愈演愈烈之势,互联网不仅是我们形影不离的助手和密友,更是承载海量信息的“外置记忆硬盘” ]

  互联网对我们究竟有多重要?由美国哈佛大学、威斯康星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进行的一系列最新研究表明,现代人的网络依赖症有愈演愈烈之势,互联网不仅是我们形影不离的助手和密友,更是承载海量信息的“外置记忆硬盘”。鉴于此,我们的大脑变得越来越好逸恶劳,坐享其成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这究竟是现代科技的福祉还是思维退化的征兆?答案仍未可知。

  “互联网正取代大脑成为人类的记忆中枢。”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贝特西·斯派洛如是说。在由斯派洛主持的四轮记忆测验中,部分受试者仅是“漫不经心”地浏览那些“能够在网上查询”的细节或文字;在网络信号流畅的情况下,受试者更倾向于记忆信息的获取路径,而非信息本身。根据斯派洛的研究报告,互联网及搜索引擎算法的诞生“令信息获取变得易如反掌”,全天候无间断的网络连接使得“24小时在线”成为现代人的常态,很少有人还能记得“前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获取方式”:“我们再也不用花心思四处打探。谷歌(微博)可以告诉你一切,无论对方是老同学、研究文献还是当红明星。”

  也正因为如此,只要遇上棘手的事,人们头一个想到的便是计算机。意识到网络访问的便捷性和可重复性,我们对信息本身的记忆率正变得越来越低,对信息来源的记忆率则显著提高。用斯派洛的话来说,互联网已成为“一个用于集体存储信息的外部或交互记忆硬盘”。网络之于人脑,正如外部硬盘驱动器之于计算机。如今,我们对电脑和智能手机的依赖性与日俱增,我们习惯于信息的即时获取,稍有挫折便打起退堂鼓;网络信号消失时,我们甚至感觉“就像失去一位至交好友一样难过”。

  事实上,斯派洛并非关注网络记忆的第一人;在去年出版的新作《浅议互联网是如何重组我们的大脑的》中,美国技术专家尼古拉斯·卡尔亦对现代人的“忧虑和恐慌”进行了探讨。在他委托进行的一项实验中,部分受试者无法专心阅读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因为他们的大脑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“变异”。另一些受试者则表示自己只能进行“间歇性”的思考,他们担心自己已沦为所谓的“信息解码器”。

 

分享 |
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
密 码:
注册